聯招號外 2016-17

下載教資會資助院校收生要求簡表 updated on 2016-11-28 (Mo) 下載聯招號外 2017 updated on 2016-11-28 (Mo) 下載聯招號外 (SSSDP 特稿)  

有關生涯規劃教育的聲明

各大傳媒/教育界人士: 近日本港各媒體均對「生涯規劃」議論紛紛,有的指它迫使年青人走上自殺的絕路,有的怪罪它只是徒具形式的口號,反而限制了年青人的出路和選擇,更甚者有人把它等同於「贏在起跑線」的觀念。可惜這些論述皆源於不少人對生涯規劃教育扭曲及片面的理解,甚至與「生涯規劃」的原意背道而馳。對此,本會表示極度關注。 「生涯規劃」是對未來的思考、探索和行動,是個持續和終身的過程。在求學階段,生涯規劃教育旨在培養學生認識自我、作個人規劃、訂立目標和反思的能力,在認識、了解多元升學和職業的不同可能性,因時制宜,作個人出路的選擇,但同時保持對未知的將來有不斷探索的好奇心。 生涯規劃教育不是硬性規定個人可選工作的職業配對或行業介紹,也沒有界定30歲前要有甚麼成就才算成功傑出。對於「生涯規劃」,澳門大學金樹人教授的闡釋最為深刻雋永--「生涯規劃」就是「根據自己原來的樣子,審時度勢、隨機應變,選擇一種可以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本會深表認同。 本會肩負起本港學生生涯輔導教育已五十多年,看見大小媒體對「生涯規劃」的討論沸沸揚揚,本會當然樂見其成;然而部份論者對「生涯規劃」的概念偏頗失實,甚至斷章取義,強行把它扣上個人的社會主張或政治訴求,恕本會不能苟同,期以此簡短聲明,以正視聽。 順祝 安康!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   下載

Collection of JUPAS Stat 2016

為協助升學輔導老師輔導中六同學選校及選科,本會繼續收集 2016 年成功經聯招入讀大學的學生成績,並將資料置於只限會員學校登入的資源平台,供有關師生使用。 本會於 2015 年收集到超過 12,300 成功個案。由於聯招處未有統一發放統計資料,而各專上 教育院校的不同版本的入學資訊亦令老師及學生們難於比較,加上政府於去年推出「指定專業/ 界別課程資助計劃」,本會的統計實為非常實用的資料,老師及學生均對此大表歡迎。 現希望各升學輔導老師提供...

大學聯招,該如何進退?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曾志滔 新學年正式開始,意味著過去一屆文憑試畢業生的進路大致塵埃落定,或升讀大專課程,或出國留學,甚至投身職場,各人都展開了人生的新一頁。在中學裡,升學輔導/生涯規劃老師亦正為新一屆的中六生而忙碌,包括準備升學資訊,安排同學參觀院校開放日,教導他們撰寫個人自述和製作學習檔案,並為同學提供生涯諮商輔導。 儘管新學制強調「多元出路」,但大部分同學仍然以「入大學」為首選目標。同學選擇課程時,往往只著重收生分數。坊間有個別「升學輔導機構」推出收費的「計算器」,聲稱能夠準確推算同學入讀某學系的機會率,間接助長了同學不問興趣,但求「碌入」的不良心態。根據聯招處的統計數字,近三年在派位結果公佈後放棄獲派課程的個案急劇上升。2014年約有3900宗,2015年超過5900宗,2016年更有超過7000位同學放棄所得課程(包括學位、副學士及高級文憑)。他們大多表示:選科排序時但求取得一個學額,得悉派位結果後,又覺得獲派的並非自己感興趣的學科。因此,選科過程中,同學必須認清自己的能力、志向和興趣,選擇和自己整個人配合的學科,而非盲目受收生分數、競爭情況、就業前景等因素影響。 本港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簡稱聯招)中,同學可以選擇二十個學位及副學位(即副學士及高級文憑)課程。成績出眾,而且志向清晰的同學,當然可以勇往直前,向著心儀學科的要求進發。但筆者也建議這些同學應作多手準備,按「正常發揮」、「超水準發揮」和「表現失準」三種情況部署。然而,根據筆者的輔導經驗所見,成績好的同學,亦不等於了解自己的生涯方向。有些人自覺一向是高材生,不選擇「神科」(即競爭激烈、收生分數數一數二的課程)會心中有愧,深感不安。他們的家長和老師,甚至會有「你唔揀某某科,晒咗你喎!」的意見。可知他們的期望,會對同學們構成沉重的壓力。若然同學希望發展的方向不是傳統的「賺錢」科目/專業,自身志向和家人的意願之間往往有很大的落差。輔導這些同學時,老師往往要花很大的氣力,讓同學釐清眼前的選擇究竟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還是單單為了滿足他人的需求。 我們鼓勵年青人和家人溝通,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我們相信,父母強勢地替快將成年的子女作升學選擇,無非是擔心仔女「年紀太小,不懂選擇」或「入世未深,會做錯決定」,說到底都是出於對子女的一份關懷。倘若同學們能夠向家人清楚地展示自己已充分掌握課程和相關專業的資訊,並能夠清晰地表達自己為何喜歡這門學科,又怎樣配合自己的性格和職業志向,父母定必為子女的成長所打動,並給予最大的支持。 有些同學,對著海量的升學資訊,也許會茫無頭緒,跟老師討論他的選擇時,呈現出一幅雜亂無章的圖畫:二十個聯招選擇,五個商科、四個會計、三個工科、又法律又醫護。人縱然可以有廣泛的興趣,但來到大學選科的關口,應該把學科興趣概括為兩至三個的範疇。幾個範疇之間,亦應該呈現一些共通性。我常鼓勵「大包圍」式的同學,指出課程選擇之間有甚麼相似的地方,例如它們對就讀同學要求的能力,或者就讀那些學科/從事有關行業的人普遍呈現的性格特徵。若說來說去都是結巴巴的,不用老師指點迷津,同學們也會紅著臉,自覺有重新執整的需要。有時候,我更以小組形式進行選科的生涯輔導,讓朋輩成為彼此的鏡子。選擇「古靈精怪」的傢伙,朋友們自然爭相指出他考慮不周之處。至於提出意見的同學,從中亦獲益不淺。 大學聯招即將開始報名,首輪截止日期為十二月初。筆者建議同學和家長保持開放的態度,多透過大學的資訊日、網頁等,認識不同的學科,特別是只有大學才開設的非一般學科,例如「園景設計」、「分析和檢測科學」、「環境保育」、「文化研究」等--它們很可能是年青人未來的一片天。同學們亦要把握時間,認真了解自己的個性和發展方向。畢竟師長、家人、朋友都只能夠給你意見,人生的抉擇必須由自己承擔。 此文章曾於2016年9月17日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  

生涯規劃發展存暗湧 − 生涯規劃津貼發展何去何從?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葉偉民 近日有機會與一些教育同工見面,我們除了分享大家在假期的生活外,也有就近日的教育政策作討論。討論的話題中,也涉及學校會如何處理高中課程津貼,以及生涯規劃教育津貼轉化為常額老師的安排。期間有些老師對相關安排有些擔憂。 仍記得當天的發佈會上,教育局積極鼓勵學校把相關津貼轉為一個常額教師教席,又希望在兩年內提供超過一千個教席,以協助合約教師有穩定的工作。表面看來,這個決定真的可以保障不少老師的崗位,但想深一層,這有機會引起不少的校內資源安排的風波,亦會影響學校生涯規劃的發展。 在兩年前,我們一群在學校內擔任生涯規劃的老師,得知香港政府開始重視本地學生的生涯規劃發展,並願意在這方面提供資源,讓學校增加人手,讓學校內負責生涯規劃的老師增加空間,與學生進行個人及小組輔導,務求讓學生可以在中學階段,得到更全面的生涯規劃輔導。透過生涯規劃津貼,不少學校聘請了多一名老師,亦因資源增加,學校可以增聘教學助理、輔導員及社工等,務求建立一支有專業知識,又願意委身於學生生涯發展的團隊,讓學生在中學階段,得到適切的生涯發展支援。兩年的歲月過去,有不少學校內的生涯規劃的工作日漸成熟,老師與教學助理、輔導員及社工等的配搭分工得宜,團隊成員亦透過校內的培訓,校外的進修,提升自己生涯規劃發展認知,在上下一心,共同協力下,學校對於生涯規劃亦日漸認同,這讓負責的同工士氣日增,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共同協助學生成長。 然而,當政府公佈學校於未來一年可以自行決定把相關的津貼轉化為一名常額教席後,不少學校的升學及就業輔導老師就開始擔憂﹕「一名老師真的可以承擔起全校學生的生涯規劃的工作?我們用了兩年建立的團隊,會否因為這改變而瓦解?我們一起並肩而行的教學助理、輔導員、社工等會否不被續約?他們未來會否因此改變而失業?以往有教學助理協助的工作,如文件整理,協助帶隊,又或有些已有培訓的教學助理,可以協助生涯輔導的老師接見部份的學生,這些行政等工作,會否全交回由老師處理?如是,老師會減少了多少空間接見學生?學校提供給生涯規劃老師的空間會否萎縮,最終是由一名老師負責?這會否更難推動全校參與模式的生涯規劃教育?校方會以甚麼準則安排合約老師轉任為常額老師?如果獲聘任的老師對生涯規劃沒有熱誠,但又安排到相關組別,整個團隊如何可以上下一心,共同推動學校的生涯規劃工作?學校在聘任新的同工時,會否以科務人手為優先考慮,而忽略了這名老師是需要承擔生涯規劃的工作?」這些的疑問,真的讓不少負責生涯規劃教育老師感到迷茫。 另外,在發佈會中,教育局亦提出可以舉辦不同的活動,讓學生體驗工作世界的情況,又可以購買一些服務,以協助發展學校的生涯規劃。然而,為學生提供活動體驗,只是職業探索其中一個方式。當中更重要的是老師在舉辦活動之後,如何透過小組輔導、個人輔導,與學生一同組織相關經驗,探索他們成長的空間,以及未來生涯發展的可能性。這些輔導的工作,較學生參與了多少次體驗活動、工作坊、講座、參觀等重要。如真的要協助學生在生涯發展整全建立,學校的生涯規劃老師必須要有空間與學生傾談,才可以與他們一起面對生涯抉擇時的掙扎與挑選,一起走過他們未曾想過的成長旅程。 如果真的要在生涯規劃協助學生成長,並非只把相關的津貼,轉化為一個常額教師的教席就功德完滿,而是要切切實實地思考,我們的決定是否真的把生涯規劃的工作、提高老師的空間及能量放在首要考慮的條件,亦要同時檢視學校是否把資源切切實實地用作協助學生生涯發展之上。同時我們亦要謹記生涯規劃撥款的出現,是為了我們的學生可以得到一個更全面的生涯規劃發展,以及為生涯規劃的老師有提供空間及能量與學生同行。 此文章曾於2016年8月6日信報刊登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  

再探中學生涯規劃津貼之運用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曾志滔 生涯規劃由從前乏人問津到現在「百家爭鳴」,全因政府於2014年開始,向全港公營中學增撥相等於一名學位教師職級薪金的「生涯規劃津貼」所致。為配合撥款,教育局同時推出政策文件,訂明中學需要發展中學生「生涯規劃」服務。就着生涯規劃津貼的運用,本文再深入探討之……

還孩子成長的空間,還老師關愛的空間

文: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本學年學生自殺的消息不絕於耳。筆者既為逝去的生命感到難過,也害怕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會令更多人萌生輕生的念頭。談及此事,一班輔導老師同工都非常擔心。前陣子,資深傳媒工作者劉進圖在《明報》發表一篇名為〈教我如何活下去〉的文章,分享了他遇襲的經歷和對學童自殺風潮的看法。當中提到「生命裡重要的東西」,現在的年輕人還能在校園生活上遇到嗎?進而深思的是,我們需要還孩子一個成長空間嗎? 以下是劉先生文章的一小段節錄: 「原來我生命裏最重要的東西,全部都是學生時代無意的偶遇。原來在我脆弱的時候支撐我活下去的,就是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裏真心的知遇。如果我可以找到這三樣東西,同學們也可以找到。…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找到一個安身立命奠基永恆的信仰,一份啟迪理想燃點激情的興趣,一批風雨同路肝膽相照的朋友。」 三樣支撐 當中劉先生提到的:「生命裡重要的東西」,現在的年輕人還能在校園生活上遇到嗎? 他提到的「三樣支撐他活下去的東西」,恰巧是「全方位輔導系統」中,年青人成長發展三大支柱的其中兩環:「理想和興趣」就是「生涯發展」;「朋友/友誼」則是「個人及群性發展」。(另外一環是「學業發展」。) 全方位輔導提倡人的平衡發展。學業發展、個人與群性發展和生涯發展缺一不可。若每個人的成長和塑造階段都在求學時期成形,那我不禁要問,香港眾多的教育政策,又有多少項照顧到同學們的「個人及群性發展」和「生涯發展」?新高中前後展開的教改浪潮,主調都是圍繞「提升學與教效能」。課程改革、文憑試、增值指標、校外評核、全面視學、電子學習、從閱讀中學習、自主學習、促進學習的評估、校本評核、終身學習……全部著重「學生學得更好」。可是「學得更好」往往異化成「學得更多」。教育政策以至學校管理領導(包括辦學團體、學校校董會等)嚴重向「學業發展」傾斜。結果,新課程與教學時數嚴重失衡。前線的風景就是老師學生為追趕課程和應付公開試補課補得天昏地暗。午飯補、課後補、周末補、長假期更加補。教的疲於奔命、學的也消化不良。但我們卻忘了問:老師和學生的身心是否能夠承受?老師和學生又有多少空間去彼此關心和互相支持? 日本的青少年問題同樣嚴重。為了應付欺凌、輟學、隱蔽青年等現象,廣島縣和岡山縣敢於推動一連串針對學生「個人與群性發展」的教育改革,致力令學生健康愉快地成長。縣政府提倡將學校打造成一個安全愉快的環境,吸引學生重返校園享受學習。另外,每天的課堂必定有小組學習和協作學習的活動,但為的不是「改善學習差異」或「提升教學效能」,而是創造同學之間互相交流、彼此支援的機會。這情況和香港的教改大相逕庭。(當然,政府於2014年推出生涯規劃教育政策文件,並為每所公營中學提供津貼,實在是學生成長支援工作上的一大突破。) 我們的傳統文化中,老師肩負起「傳道、授業、解惑」的天職。就是年輕一輩的教師,都不希望自己只當「教書機器」;都以「教人育人」為己任。例如教導同學守禮、盡責、有承擔、敢於面對失敗、對自己的人生有目標、盼望等,香港的老師都非常認同,並且樂於承擔。可是現今的教育制度使「教書」的工作量遠遠蓋過「育人」的任務。學生輔導、生命和生涯教育彷彿都變成制度中的配襯品,老師的附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