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生涯規劃許下甚麼願望?

(原題:流星飛過,你會為生涯規劃許下甚麼願望?) 文: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2016年1月份,筆者應勞工處的邀請,欣賞了「流星飛過後許願前的1秒」舞台劇。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四位「展翅青見」學員尋找前路和人生方向的故事。 米高熱愛音樂,不斷進修,靜待職場上的機會,最終得到老闆賞識給予有關音樂的崗位。 小鄧不惜和男友鬧翻仍堅持修讀飛機維修,側面描寫了社會對職業的性別定型。 只顧「踢波」的展鴻被分手女友責備沒理想沒打算,卻透過展翅的課程肯定了自己對運動的熱愛,並不斷裝備自己,最終當上高級會所的體育部行政人員。 駿輝經歷兩次會考失敗,面對母親一廂情願希望他讀大學的期望變成逃避現實的打機宅男。幸得社工方SIR鍥而不捨的鼓勵而重拾對前路的希望。四個故事,其實都是生涯規劃有血有肉的個案。 認識職業世界 隨著政府於2014的施政報告高調宣布為每所公營中學注入生涯規劃津貼以推動生涯規劃教育,社會各界漸漸意識到鼓勵年青人認識自己、探索職業機會和發揮自己專長的重要。今年政府提出把津貼變成常額教席,旋即引起社會極大回響,擔心生涯規劃教育會否因政策改變而削弱,過去幾年累積的努力付諸東流。 誠然大眾對生涯規劃的看法非常正面,中學界升學就業輔導的工作方向由過往集中照顧升學出路和擇業配對,轉化成為同學提供拓寬視野,進一步認識自我與職業世界,讓他們作出合適的抉擇。不過,究竟生涯規劃教育的課程內容以及施行手段應該如何深化,還有賴前線事業輔導老師繼續多加摸索嘗試,以凝聚更大的專業能量。...

校園學生關顧工作—豈止「生命」與「生涯」之爭?

何玉芬博士 -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榮譽顧問 陳偉文先生 -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 陳偉民先生 -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幹事 接二連三的學生輕生事件,使各界反思香港年輕人於社會、教育和家庭系統裏面對的困境和壓力。本文從回應進步教師同盟張秀賢兄於《明報》即時新聞文摘的〈生命及不上生涯〉(3月7日)作引子,探討校園學生關顧工作的現况和前景。 學生輔導資源與人力

談生涯規劃中的個人輔導

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英華書院副校長 大學聯招(JUPAS)於去年十二月初首輪截止報名。對各中六同學而言,填報二十個選科志願是一件相當煩惱的事。升學及就業輔導老師、班主任及社工等人,亦也花了很長的時間面見學生,提供選科意見。 早前筆者於「規劃並不是占卜──生涯規劃的異化與反思」一文中提到,生涯規劃包括「探索自我」、「認識升學及職業機會」、「制定目標」及「行動與自我反思」四個步驟。「個人輔導」則是同學制定目標時,學校的輔導人員為同學們提供的支援服務。 大眾或會認為「個人輔導」,就是升學專家為同學(以及其家長)提供大學學科資訊,如收生要求,取錄計分方法等,甚至為同學提供答案:「你應該選這幾個學科」,「這樣的排位對你最有利」之類的建議。但這正是我們在做教師培訓時最反對的做法。誠然,升學輔導老師必須掌握各大專院校的收生方法。由於大專課程的收生要求可謂五花百門,各學科的入學計分方法都不盡相同,同學往往無從入手,老師理應擔當指引的角色。可是,我們經常提醒老師,升學及職業的選擇必須由同學自己做決定。老師的角色是幫助他們釐清自己的想法,在有訊息混亂的時候加以澄清,並一步一步引導同學整合自己的性格、興趣、能力、職志,再結合大專學科和職業等資訊,從而尋找下一步的升學方向。過程中,我們強調興趣的重要性,希望同學不要被學科的取錄分數高低或行業前景過份主導選擇。此外,和同學傾談時,我們亦應避免使用「你應該選(甚麼科)」、「你要這樣安排(選科次序)」等字眼,以免影響同學自身的想法。當同學感到困惑,希望我們提供答案時,我們會說:「對不起,我不可以為你做決定,因為這是關乎你自己的人生抉擇。若你有甚麼猶疑,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索,協助你做自己的選擇。」我們的角色,既是一面鏡子,也是一位同行夥伴。越是資深的升輔老師,越不會以「升學專家」自居。 根據2014年香港輔導教師協會的調查結果,前線升學輔導老師認為「為學生提供個人輔導」是學校最需要發展的生涯規劃教育工作。「個人輔導」(Individual Student Planning) 的概念可追溯至全方位學生輔導系統(Comprehensive Guidance and...

規劃不等如占卜-生涯規劃的異化與反思

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近日發現社會上很多人都在談論生涯規劃,當中有前線同工和學者的經驗分享,亦有評論員質疑它的成效。生涯規劃由以前乏人問津到現在「百家爭鳴」,的確多了人留意,但其中的誤解和異化更加令人擔心。 由2009年新高中課程開始醞釀,到2012年首屆文憑試考生畢業,一群老師默默耕耘,在學校推動升學及就業輔導的進深工作──生涯規劃。通過香港輔導教師協會、教育局課程發展處和本地學者的努力,兩套本地研發的生涯規劃課程《尋找生命的色彩》及《生涯地圖》得以面世,為中學界提供了學理和方法並重的工具,幫助同學探索自我,認識升學及職業機會,以及制定目標、自我反思回饋。兩套教材已為香港生涯規劃教育展示了清晰可行的框架,於個別學校漸見成效。 認識自己的職業意向 然而,當「生涯規劃」於2014年變成教育局的政策後,大眾的焦點卻落在每校每年五十萬的撥款上。然後,無論對生涯規劃認識與否,社福機構、青年工作團體,乃至教育局內不同部門,都對生涯規劃「各自表述」,按自己對政策文件的理解,甚或乎「生涯規劃」四字的表面意思自說自話,或推銷服務,或胡亂批評。但當中又有多少人對此範疇有深切認識和實踐經驗呢? 認為生涯規劃沒意義的外行人常說:「世界瞬息萬變,根本沒可能一早規劃好人生。」這是對生涯規劃的一大誤解。輔導老師絕非手握水晶球,能占卜未來,更不是要為學生提供必勝的升學就業之路。「生涯規劃」的理念核心在於學生本身。他們透過老師安排的各項活動和評估,認識自己的性格、興趣、能力和職業志向,從而為自己所感興趣的學習、職業等發展路向作正確到位的準備。當中沒有人能夠擔保做足了這些準備工夫,就一定能成功。正如運動員每天努力練習,提升自己的技術和狀態,但比賽的勝負取決於很多不同因素。可是,他們會否因為沒有必勝的把握就放棄備戰呢?當然不會!反之,他們會加倍努力,為目標勇往直前,克服各種困難。最後縱然比賽有輸有贏,但得失不全然在於結果。 強調接受「失敗」 同樣,生涯規劃強調的是,除了尋找人生目標,發揮自我,不浪費自己的才能外,同時要有接受「失敗」的心理準備,並為前路預備數個後備方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院長梁湘明教授就曾與輔導老師們分享說:「要讓同學明白,人生並不可能事事盡得最佳選擇(the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