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食店「生涯對話」看生涯規劃知多少

文: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曾志滔

近日「生涯規劃」再次為城中熱話。事緣防止學童自殺委員會提交了終期報告,其中一項建議為推廣多元出路,並鼓勵學校透過生涯規劃工作,支援學生適應求學階段中經歷的轉變。惟報告未正式出台,已有民間關注團體批評,甚至倡議以生命教育取代生涯規劃。然而各界人士在評論生涯規劃有用無用之前,究竟對此課題認識多少?

以下是筆者外出用膳時,聽到老廚師和年輕侍應生的對話。

老廚師:小子,你還在讀書嗎?

侍應生:對啊!我正在讀part-time進修。

老廚師:讀多點書好呀!你今年幾歲?

侍應生:廿二歲了。

老廚師:找個專科讀吧!測量也不錯!

侍應生:測量要讀大學呢!

老廚師:地盤測量那些好像不用讀大學。不過地盤工作比較危險……

老廚師一片善意,小伙子也細心聆聽。對話期間,廚師繼續切鴨,侍應繼續舀湯,工作有條不紊,未幾就分道揚鑣,各有各忙。

其實以上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生涯對話」(career dialogue),牽涉多個生涯規劃教育的重要課題:

(一)充分知情的選擇(informed choice):廚師口中的「測量」是「專科」嗎?「專科」如何界定?投身測量行業是否必須如年輕侍應所說,修讀學位課程是唯一途徑?測量除了地盤工作,還有其他工作環境嗎?地盤工作危險嗎?這一連串的問題都關乎升學/行業資訊,掌握全面與否會直接影響當事人的生涯選擇。學校老師會通過不同手法(如工作坊、職場參觀、校友分享)令同學作多方面探索,以蒐集準確的資訊,作合適的決定。

(二)人生階段和角色:美國心理學家舒伯的事業輔導理論把人的一生分為五大階段,而每個階段都有多於一個生涯角色。故事中的年青人,「侍應」是他的工作角色,但他同時是個「學生」(工餘進修)、家中的「兒子」等。舒伯認為生涯不只工作,而是人生追求所有角色的歷程。老師就會鼓勵同學衡量每個角色代表的不同人生意義。

(三)價值觀:為何廚師苦口婆心地鼓勵年青人多讀書?因為「萬官階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價值根深蒂固?假設侍應熱愛目前的工作,期望得到晉升機會,高學歷是必須的嗎?對他來說,現在的工作能夠讓他得到滿足感嗎?廚師和侍應既專業又敬業,社會大眾又有沒有給予這些行業應有的尊重?老師也可與同學們逐一探討。

以上的故事,實可成為學校生涯規劃課的材料。升學階梯、行業資訊、人生方向、生活的滿足感等等,都讓同學正面的思索自己的未來。「生涯教育」探討的,絕非如坊間流傳,教人如何贏在起跑線,賺第一桶金,飛黃騰達這般膚淺。

生涯規劃是甚麼?

為了回應不同媒體對「生涯規劃」沸沸揚揚的討論,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在二零一六年十月發出了一份重要聲明,重申「生涯規劃」指的是人對未來的思考、探索和行動。在求學階段,生涯規劃教育旨在培養學生認識自我、作個人規劃、訂立目標和培養反思的能力。青年人應因時制宜,以好奇心和探索精神,尋找個人的人生方向。

「職涯」不等於「生涯」

一般人認為生涯規劃就是「升學」和「就業」輔導,甚至只是教同學「搵工」。可是,「生涯」包含的遠多於「職涯」。正如上文提到,舒伯提倡的生涯教育是讓人(不止學生,更包括成年人)探索人生中不同的身分。除了工作,還有學習者、家庭成員、義工和閒暇者。如何善用閒暇,達致身心平衡,也是生涯教育希望同學培養的視野。有人或會質疑,香港的打工仔工時長,工作壓力大,做足七天者比比皆是,哪裡有資格思考閒暇?這確是某些香港人的寫照,也是香港的工作環境使然;但這並不代表生涯規劃理念本身有問題。相反,有很多人憑著對多重身分的自覺,刻意安排時間和家人樂聚天倫、積極培養興趣、做運動、當義工、或進修充實自己;手段不同,但都是以維持身心平衡,獲得生活上的滿足感為目標。

「生命教育」和「生涯規劃」互不抵觸

亦有人認為生命教育可以取代生涯規劃,其實不然。生命教育講求「知情意行」,旨在讓同學看到自己生命的價值。生涯規劃同樣是讓青年人了解自己,從而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兩者互相呼應,根本不存在誰取代誰。

聽過一位對生命教育很有心得的校長分享,他說道學校讓學生「扒龍舟」,目的是讓弱勢同學培養能力感和方向感,感受自己有一技之長。生涯規劃則用另一個角度,鼓勵同學從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出法,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校長又樂意跟學生談心,聽他們的白日夢,細味他們的困難。其實這正正與生涯規劃中「個別輔導」的精神不謀而合。

「生涯規劃」包含教育學、輔導學、心理學賦予的特定意義和學理根據。希望社會對生涯規劃多一點了解,不要把它當成工作辛酸或對社會不滿的發洩對象。只有學生、教育界同工、家長,甚至傳媒清楚了解其理念和當中蘊涵的人生價值,生涯規劃教育才有望在香港紮根成長,造福更多莘莘學子。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  信報教育講論  (201612)


版權屬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如欲轉載,必須先獲本會同意、授權及註明出處。如發現未經本會授權轉載,本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